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各种慌张。

天气一下子变冷了,起风了

2022年12月05日 14:45:43 0

天气一下子变冷了,起风了。

小区里的银杏树纷纷落叶,前几天看到有些地方下雪了,大雪白茫茫的一片。

厚厚的雪,覆盖了大地,白茫茫一片。

二十年前那个冬天也下了很大的一场雪,据说那场雪是五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

321702bde7ff451d86eac317bb31947f.jpg

大雪连续下了七天七夜,把地上的道路全部都覆盖了。

叶子听舅妈说,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看到的最大的一场雪。

她跟随姨妈来到了大山深处,大雪封山,车子在盘山公路上小心翼翼的走了一两个小时,在一个山脚下,实在无法前行了。

舅妈、姨妈还有小舅,三个人只能徒步在山路上行走。

雪太大了,每走一步都要陷很深。

请了两个壮年汉子,行走起来也是十分艰难。

他们两个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小心翼翼的保护下,终于把阿花的骨灰送回了家。

远远的她们看到前方出现了阿花家孤零零躺在山坳里的土房,终于到了。

大雪簌簌下个不停,迷失了双眼。

不一会儿大雪就覆盖了全身,白茫茫的如同一个个肿胀的雪人在山林里艰难的跋涉。

阿花的母亲站在门口,听到有人喊。

她突然大叫一声,来了哇,花娃子,你回了哇。

阿花的母亲十几年前得了一场怪病,从此双目失明。

晚上一群人就这样挤在狭小的屋子里,烤着火,挨过了这寒冷的一夜。

阿花是叶子姨妈家里的小保姆,十八九岁的样子。

听说当年姨妈家在县城开了规模很大的杂货铺,生意兴隆,日进上千元。

杂货铺卖的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几乎涵盖了一个家庭生活的所有方面所需物资。

锅碗盆瓢,扫把刷子洗洁精,粮油米醋,水壶保温瓶酒精炉子,棉被衣服、鞭炮春联灯笼花灯样样都有。

方圆百里,县城周边乡镇的乡亲们进城赶集,都在这里采购新年物资。

乡亲们来一次县城不容易,大件小件过年过节的物资都要采购齐全。

要过年了,赶一趟集,大包小包,肩挑手扛。

有些人托别人带些东西,带些茶米油盐酱醋,还有的托别人带两件新衣服。

久而久之,乡亲们都知道县城有一个做事大气,人缘好的杂货店女强人,易老板。

叶子的姨妈人缘好,左右逢源,一口姐姐一口妹,认了不少干亲戚。

时间长了,大家熟络了以后。

乡亲们有时候进城,带着山货,姨妈都会爽快帮忙换几个钱。

有时候,乡亲们也会托姨妈卖一些家里的山货,顺带从襄阳市批发市场带一些东西。

叶子姨妈都会爽快的答应,成了乡亲们的知心朋友。

生意越做越好,叶子姨妈忙不过来,打算请一个人帮忙打理家里。

叶子姨妈把想法跟乡亲们一说,托人帮忙物色一个勤快的小保姆。

不出几日,翻过年,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就来到叶子姨妈家里。

这就是阿花,阿花和自己的母亲相依为命。

阿花的母亲十几年前得了一场怪病,从此以后眼睛就再也看不到了。

阿花上过小学就辍学了,一直在家里帮忙干些农活,喂了几头猪,母女两个相依为命。

叶子无法想象出阿花的模样,她从来没有见过姨妈家的保姆阿花,只是后来听说阿花的个子不高,人很清秀。

叶子三年才回一趟老家,竟然没有见到这个亲戚们口中勤快且聪慧机灵的阿花姐。

那年的冬天特别冷,小阿花被姨妈当做亲闺女一样对待。

姨妈家里有三个儿子,唯独缺少一个女儿。

姨妈做梦都想有一个女儿,阿花进了姨妈家门,叶子姨妈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特别有眼缘。

阿花做事手脚麻利嘴巴又甜,叶子的姨妈喜欢的不得了。

虽说是家里的小保姆,姨妈除了一天三顿饭和家里的洗洗刷刷,重活都不让她做。

阿花和姨妈一家人住在一起,她单独住着一间房。

那年冬天太冷了,临近过年店子里的生意特别红火,叶子姨妈一家人忙得不得了。

晚上一家人吃完阿花做的饭就早早睡觉了,阿花洗刷完锅碗瓢盆也睡了。

没想到第二天,阿花出事了。

原来晚上阿花觉得太冷了,就爬起来把阳台上的煤炉子提到房间里,煤气中毒了。

就这样,阿花不知不觉的在睡梦里走了。

阿花被发现中了煤气,送到医院已经不行了。

叶子姨妈赶紧托人带话给阿花的母亲。那一年雪下得大,实在太大了,大雪覆盖了所有的道路。

叶子姨妈安排好阿花的后事,驱车来到阿花家里。

这还是姨妈第一次见到阿花的母亲,姨妈一口一个姐的直抱歉。

三年了,自从阿花来到县城当保姆后,就没有回去过。

叶子姨妈觉得实在太对不起阿花的母亲了,她抱着阿花的母亲大声痛哭,一声姐一声阿花的哭个不停。

这场意外让阿花的母亲犹如五雷轰顶,难以接受。

离开了三年的女儿,再听到她的消息已经是故人。

阿花的母亲在众人的劝解下,终于缓过劲来。

后来姨妈把厚厚一沓钱,送给阿花的母亲,并表示所有善后都由她们来负责。

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叶子的姨妈从此以后不再醉心于杂货铺生意。

阿花走了以后,干女儿走了,叶子姨妈就关闭了杂货铺。

她把门面租给了别人,从此喜欢上到教堂参加基督教活动,她成了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

那场雪简直太大了,一走一个陷阱。

舅妈说,每走一步都会掉进雪坑里,半天才爬出来。

叶子姨妈请来的两个壮汉,轮流捧着阿花的骨灰,艰难的在雪地里匍匐前进。

阿花的母亲最后的一个心愿就是让姨妈无论如何要把阿花的骨灰送回来。

她要把阿花埋在家的旁边,让阿花陪着她,不再离开。

以前阿花要出去打工,她起初是不同意的。

阿花非要出去闯闯,阿花的母亲左右打听,听说叶子姨妈一家人是一户心肠好的家庭,才勉强答应了。

叶子姨妈出生的家庭条件也不好,小时候家里穷。

叶子姨妈十八九岁的时候,就托人在县城帮忙,终于在食堂当了一个白案师傅。

每天早晨四五点起来,叶子姨妈第一个爬起来做馒头,然后推着自行车到大街上来卖。

叶子姨妈吃苦耐劳,再加上人缘好,慢慢就在县城扎下了根,安家落户。

三十年后阿花来到了县城,在叶子姨妈家里做了保姆。

阿花非常勤快,叶子姨妈一家人非常喜欢她,家里三个儿子,家里有了阿花,就好似多了一个女儿,叶子姨妈,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喜欢的不得了。

阿花挣了钱,就托人给母亲带好吃的回去。

有时候还会托人给母亲带一些钱回去,春节忙不过来,阿花会把叶子姨妈送给她的年货托人捎带回去。

慢慢的阿花省吃俭用,攒了一些钱,就托人花了钱给母亲在邻村找了一个大妈,早中晚有时间就去帮忙照顾母亲。

那年冬天特别冷,雪特别的大。

叶子舅妈说,一晚上几个人挤在屋子里,就这样坐在椅子上坐了一夜。

一晚上所有的人都没有讲话,只听到火塘里,木柴烧的噼噼啪啪的声音,火光里,是阿花的音容笑貌宛若浮现,三年,阿花已经成了家庭成员之一,一家人相濡以沫。 

阿花的母亲,哭了一晚上,嘤嘤的哭声里反复诉说着阿花短暂的一生。

阿花走了以后,叶子姨妈再也不用煤炉子了。

冬天很冷,姨妈家杂货铺每天都烧着煤炉子,从来不断火。

雪天里,当乡亲们走累了。

在叶子姨妈家杂货铺挑拣货物的时候,姨妈都会为他们冲一晚热腾腾的醪糟或者姜茶,又或者热一晚温热的米酒。

暖暖身子再走吧,叶子姨妈总是这样对乡亲们说 ,不管别人买不买,买多买少,喝口热汤再走,暖暖身子。

叶子姨妈家里的煤炉子从来就没有断过火,她家门口摆放了十来款各种煤炉子。

大小不一,款式不同的炉子,续火好,烧水快。

姨妈家的煤炉子烧的旺旺的,也是一种形象的展示。

过年了,乡亲们买煤炉子的多,都来看看。

过年了,乡亲们添置锅灶、水壶的多,买之前都要在煤炉子上试试,才放心。

叶子姨妈家里的煤炉子从来没有断过火,天天燃着。

每天晚上一家人忙到七、八点钟,关了店铺的门。

一家人就把炉膛里剩余的煤渣提回去,用家里的煤炉子继续续着火。

叶子的姨爹关闭了煤炉子的封门,换上新的蜂窝煤。

煤炉子放在阳台上,关闭严实,阳台上通往客厅的门窗再检查检查。

忙完这一切,叶子的姨爹小心翼翼,回到房间里睡觉。

他经过阿花的房间,总要看看里面的灯是否已经关了。

那天天气很冷,阿花已经关灯睡觉了。

阿花的小房间挨着厨房,在最外面,房间不大,只能摆放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勉强侧身进出,这间屋子,平时方便阿花平时做家务时方便。

往日里阿花冷的时候,就会把电热毯打开,要么就会灌一壶暖水袋捂脚。

家里存的白炭有好几袋,一般晚上睡觉是不能烧的。

叶子的姨爹听说县里有好几个人烧炭,晚上睡着,引起火灾的事把家里烧的一干二净。

那晚上实在太冷了,叶子的姨爹回忆起来,牙齿都在上下打架,他说,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只打哆嗦。

叶子的姨爹后来回忆说,那天生意出奇的好,家里的货都要吐干净了。

从早到晚,忙了一天,晚上吃完饭,他们躺下就睡着了。

凌晨三点,他和往日一样起来换煤。

才发现煤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阿花搬到了房间里。

他到处找,阳台上、厨房里、客厅里都找不到。

后来他敲小阿花的门,没有一点反应。

他看到阿花的房间门和窗户关的紧紧的,慌张的踹开阿花的房门。

他发现躺在床上的阿花口吐白沫,脸色苍白。

等到120来阿花,已经不行了,完全没有了呼吸。

阿花走了,煤气中毒的意外带走了阿花。

后来叶子的姨爹后悔不已,他说要是自己能够早点起来换煤气。

或者半夜上厕所也许都会发出煤炉子不见了,不会出这种事情了。

他说那晚上,一家人睡得太沉了,冷得哆嗦他们都没有感觉。

阿花三年前刚来的时候,用不惯煤炉,她在家里烧木柴烧习惯了。

叶子姨妈家,平日里做饭用煤气灶。煤炉子一般放在店里用,平时换蜂窝煤都是姨爹一个人全部承担了,他从来不让阿花碰。

没想到从来不碰煤炉子的阿花,被煤气中毒带走了。

那场雪简直太大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

叶子的舅妈一边烤火一边回忆着,那场雪真的是让她终生难忘。

处理完阿花的后事,叶子的舅妈、姨妈、小舅们,她们几个人又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赶。

山头上、田野里、道路上到处覆盖着厚厚的雪,根本看不到了路。

她们艰难的在雪挪动,每一步不好像脚下有千斤重一样。

她们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艰难,茫茫大雪好像要把她们淹没了。

好几次叶子的舅妈掉进雪坑了,她都以为再也爬不起来了,后来在巨大的生存欲望下才挣扎着爬出来。

那场雪真是太大了,舅妈说,她永远也忘不了。

大雪纷飞,就如同一片片飘落的鹅毛。

每隔几分钟,头上身上都集满了雪花。

每一个人都狼狈不堪,不停地拍打着雪花,一不小心就成了一个雪人。

那场雪太大了,到处都是一片神秘的雪国,她们差点走不出来了。

舅妈说,那天雪太大,阿花的母亲留她们再住一晚,等天晴了再走。

雪大也阻挡不了回家心,无论如何,她们当天都要返回的,叶子的舅妈说,不能再麻烦别人了。

阿花的母亲在灶台上摸摸索索准备吃的,让舅妈她们看了心里心酸不已,舅妈赶紧上前帮忙,好不容易做了几个菜,一行人无论如何是都吃不下去,心里难受,五脏六腑都疼。

就这样舅妈她们几个人在大山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几个小时后,终于来到公路边上。

那天雪实在下得太大了,叶子舅妈说。当她们看到路边上停靠的汽车,车已经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完全无法分辨。

一群人手脚并用,扒开了上面的积雪。

她们又烧了一大堆火,把车子周围好好烘烤了一个遍。

几个人忙活了两个小时,才终于上车,发动汽车,往回走。

司机给汽车装上防滑链,一路颠簸。

到了黎明,一行人才回到县城。

那天雪真的太大了,大的离谱,叶子舅妈说。

大雪天其实不太冷,阿花走的那晚真的才叫冷。

风吹的刺骨,冷得人心里痛,打冷噤,冷得抽风,冷得魂,都没有了,冷得浑身只打哆嗦,冷得鼻涕眼泪一把把,都结冰了。一旁的叶子姨爹说。

那天实在太冷了,真的太冷了,阿花就在着寒冷的大雪夜离开了。

这是一篇小说,里面的素材是作者二十多年前,有一次回老家,一群人聚在一起烤火的时候,从长辈们的口中听来的故事。

那通过长辈们的口述,在作者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个场景,多年没有忘记,依旧鲜活,于是就将这些片段柔和,嫁接成为一篇小说,写作此小说的目的是因为最近天气骤然变冷,很多地方下雪了。冬天取暖最大的安全隐患就是煤气中毒,希望广大读者看了此文以后一定要提醒自己和家人及亲朋好友在冬季取暖的时候,一定要预防煤气中毒,预防一氧化碳中毒。

希望大家注意安全,天气冷了,今年估计又是一个多年不遇的寒冬。

大家一定要注意保暖,而且取暖的时候一定要防止煤气中毒,预防危害发生。

煤气中毒是冬天一个很大的杀手,很多人在煤气中毒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记得几年前,笔者同学家里也出过一起事故。同学姐夫的姑妈、姑爹,也是在一个奇冷的冬天,在家里烤火的时候,因为煤气中毒,一双恩爱的老夫妻走了。

这原本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刚刚在村里建了洋气而大方的别墅。

新房子即将竣工,一家人还没有来得及住进去,夫妻两人就因为煤气中毒而走了,给亲戚们带来了无尽的遗憾和伤痛。

听同学说,他们夫妻两人有一个儿子,是华为公司的高级工程师。

名校硕士毕业,还在国外留学一年。

老夫妻两人辛苦多年终于将孩子培养成材,归国后加入华为公司,年薪百万。

当这位归国硕士,在老家花了几十万盖了豪华的别墅,准备给其父母住,孝顺父母,为老人改善环境,让他们颐养天年。

洋气十足,豪华的别墅即将竣工入住。

归国硕士,是村里的骄傲。

就在他们家建的别墅,也即将成为村里的标志性建筑物的时候。

就在硕士功成名就,一家人扬眉吐气时候,两位老人却因为煤气中毒遭遇意外,导致了无法挽回的悲剧。

那年冬天冷,即将搬入新房子的老两口,在老屋里烧煤炉子,结果煤气中毒走了。

实在是无比的遗憾,让听闻此事的所有的人都唏嘘不已,为老人的意外过世而痛心不已。

希望这些故事,这些事故案例,可以警醒更多的人,无论是城市里还是农村,在冬天烤火及洗热水澡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大家相互转告提醒,每一个人的转发,就是顺手做好事,谢谢!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