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各种慌张。

小时候喜欢当武林豪杰

2022年12月14日 07:11:07 0

小时候喜欢当武林豪杰,每次走在路上碰到突兀伸出来的玉米叶,都会找把“剑”去把它砍断,明明一招就能解决,却偏偏要与之大战三百回合,嘴巴还默契的给配着音效。
唾沫星满天飞,手里的“剑”挥得很快,几乎只能在半空中留下几许“剑影”。最后,我与玉米叶两败俱伤,叶子变得一片狼藉,而我累得口干舌燥,暗道自己内力还是太浅,日后定要多加练习。

202211261669395040165727.jpg

每次看到很直的树枝总会忍不住将其折断,握着这件趁手的“兵器”在耀武扬威,冲着土坡下面大喝一声:“妖怪!还不速速现身?”
然后保持一个很帅的姿势很久很久,土坡下面迟迟没有回应,心里一定会忍不住有些发毛,总感觉可能真的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强装镇定的将“兵器”收回,一脸警惕看着周围,小心翼翼撤了几步,最后慌不择路地逃跑,大侠风范尽失…
如果当时有个死党在旁边,那么结局一定是两位“大侠”英勇“飞”下土坡,仗剑抓妖,成为一时佳话。

也不记得是谁提议,非要从桥上跳下去,四五米的高度,只有敢跳才能配得上大侠的称号。一个个群情激奋,争先恐后地爬上桥,却在爬上桥后畏手畏脚。

同行的伙伴一个接一个都跳了下去,跳下去后还会跟上面的人说真的很爽。我排在最后一个,丧失了所有的勇气,最后在所有人的嘲笑中原路返回…

回行的途中他们轮流嘲笑我,我当下狠了狠心说,现在就回去跳!跳下去的那一刻真的挺爽的,尤其是心脏提到嗓子眼,紧接着身体承受巨大的冲击力,说难受也难受,但真的觉得挺爽。甚至有些上瘾。

我在桥下仰望伙伴,大喝一声:我再跳一次。屁颠屁颠地重新爬上桥,却突然没了在桥下时的激昂,蔫了吧唧,悻悻而归。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在“江湖”上叫得响的称号,融会贯通的绝学也无非是金庸老爷子笔下的各类武林神功,诸如:一阳指、六脉神剑、吸星大法、凌波微步。有一伙伴在表演自己的绝学——凌波微步的时候,左脚被右脚绊了一下,于是,正中间的门牙,卒!

此后,他自废神功,改修其他武林绝学…

因此,凌波微步成了大家都会的基础武功,每次翻墙偷枣、潜伏偷草莓的时候,我们的凌波微步都能派上用场。

几个“大侠”在村里出了名,几乎在村子里的每个角落都能找到我们的身影,甚至还收了几个“小弟”,最有趣的还是“小弟”们之间的相互吹嘘,非要攀比出自己的“老大”才是最厉害的。

后来,村里来放电影,全村的人都出来看电影。电影结束的时候应该是晚上十点,那时候村子里没有路灯,胡同里乌漆墨黑,几个人共用一个手电筒。

从放电影的地方到村南头的主街沿路都有陪同的人,每走到一条胡同都会有几个人拐弯,一直到村子的最南端,剩下的寥寥无几,其中就有我。
我独自一个人拐进回家的胡同,那一刹那,好像全世界都安静了,借着从户里后窗透出来的灯光,我摸索着去往家的方向。越走越怕,越走越慌,好像身后跟了上百个“人”,甚至头顶都有一大片...

眼看就要到家了,隔壁邻居家的狗在门内听到我的脚步声叫了起来,那一刻我再也撑不住了,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跑。

回到家,妈妈问我为什么哭,我啜泣着说:害怕…

可是,我是男子汉啊!村里叫得响的“大侠”啊!怎么会害怕?

嗯…白天只不过虚张声势而已,到了晚间自然原形毕露…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